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蹂躪媽媽
蹂躪媽媽

蹂躪媽媽

在淫城的「西海岸」大型會所里工作的女員工,就都是身高1米97的性感大婦。

  這家大型會所分為兩部分,第1部分,是一家大型海鮮酒樓,有女員工一百五十人,第2部分,是酒樓隔壁的按摩院,那些客人們吃完海鮮大餐,可以直接到隔壁按摩院享受按摩婦的性服務。按摩院有包括按摩婦在內的女員工二百五十人。

  這兩部分總共有四百名性感大婦,上班時,都被要求穿素色褲襪,所以號稱「八百襪蓮」,不過,她們的工作服還是有所不同,酒樓里的女員工,穿白色小襯衣,粉色窄裙,按摩院里的女員工,則穿粉色緊身連衣窄裙。

  高艷明,就是酒樓的一位女領班,和其他女員工一樣,她身高1米97。高艷明今年49歲,容貌俊美,很受客人們的歡迎。

  這家大型會所的老板,是一個三十幾歲的年輕人,他名叫靳學武,是一位資深蓮迷。

  這些性感大婦們,她們的老板和客人都很喜歡她們穿的素色褲襪,經常扒下來拿回去收藏,會所購買絲襪發給她們的速度有時還趕不上她們被客人拿走的,所以,有時她們有的人會只剩一付褲襪,只好上班下班都穿在身上,不敢放在單位的衣柜里,怕被老板拿走。

  現在正值夏天,淫城街頭,滿眼是性感婦人光著的香蓮玉足,穿著俏麗的涼拖。而「西海岸」的性感熟婦們,則是穿著素色褲襪,再穿俏麗涼拖,成為與眾不同的一道別有風味的風景線。

  「西海岸」是一棟高大、堅固、豪華的建筑,位于淫城西二環。淫城西郊多大廠,「西郊出美女」是淫城的一句流行語。高艷明的家就是西郊某大廠的。但是,她一般不在家住,而是長住在單位的宿舍里。宿舍離會所不太遠,她一般是走路去上班。

  這是零六年八月初的一天,淫城天氣很熱。中午,酒樓照例是很忙,淫城是一個很大的城市,經濟繁榮,商務活動自是很多,即使是中午,像「西海岸」這樣的高檔海鮮酒樓,仍然是高朋滿座。

  作為領班之一,高艷明自是忙得不可開交,一直都在招呼客人,指點服務員(也都是1米97的性感熟婦)解決各種問題。

  一直忙到兩點半,才算告一段落。還有零散的一些客人沒走,有女經理招呼他們,高艷明這幾桌的客人已經走完了。她向另一個領班打了聲招呼,說自己有些累,想回宿舍去睡一下,下午四點半回來,這里托她照看。那位女領班自然應允。

  高艷明走出會所大樓,陽光很曬,她打起一把精致的花傘,遮蔽陽光,朝宿舍走去。

  她的絲襪,也被老板和客人拿完了,這幾天,只剩下一付,她穿在身上,不敢脫。

  她穿著白色小襯衣,粉色窄裙,素色褲襪,襪蓮精美而性感,精美襪蓮穿著俏麗涼拖,打著花傘,婷婷玉立地朝宿舍走去。雖說她上了年紀,卻風韻逼人,而且看上比49歲還要年輕一些,好一個1米97的大美人啊!

  會所里的所有女員工,都得無條件地供老板靳學武玩弄,有時還被用來招待貴賓,靳學武有個朋友,是個做生意的老板,叫趙大勇,三十四歲,老板命高艷明等幾個女員工招待過他好幾次。

  剛才,趙大勇打來電話,說是明天要來吃飯,高艷明知道,明天,她又得在豪華包間里供他玩弄了。這幾天自己很累,趙大勇那家伙玩女人的花樣又多,所以,高艷明必須下午睡個覺,緩解一下疲勞,以應付明天趙大勇的玩弄。老板的朋友,貴賓,當然要全心全意地服侍了,不然飯碗就危險了。

  很快到了宿舍,她上了樓。所謂宿舍,是會所在一片居民社區的樓里買了一些單元。

  她住的這個單元,兩室一廳,是她和另三位女員工合住。兩人一室。

  她用鑰匙打開門,走進自己的房里。

  一進門,她嚇了一跳。她兒子于軍虎,正躺在她的床上。

  于軍虎,今年十七歲,是個中學生,身體發育得很好,個頭雖趕不上高大的媽媽,也已達到1米78,在同學中身材是較高的。

  高艷明已經和丈夫離了婚,所以她不在家住,長期住在宿舍。但是,有時侯她也會回一下那個家,幫著收拾一下屋子,關心一下兒子的學習,畢竟還有兒子在那里,她牽掛著兒子。

  兒子是媽媽的心肝寶貝,經常會因為想媽媽,到媽媽的宿舍里來找媽媽。

  因為離婚,高艷明覺得對不起兒子,所以兒子的要求,她盡量滿足。于軍虎個子不小,身高體壯,現在的孩子都早熟,于軍虎更是如此。這家伙個子不小,而雞巴更是發育得特別大,早早就有了性欲。俊美高大的媽媽,是他心中的性感女神,也是可以任他親吻撫摸而不會招來反抗的女性。終于有一天,在媽媽的宿舍里,趁著沒人,他向媽媽的肉體發起了進攻。

  兒子對高艷明的愛撫已經很長日子了,所以這次的性的進攻,倒也不是十分突然。

  在淫城,早熟的兒子和性感的媽媽的亂倫,已經屢見不鮮,只是大家都不說而已,家丑不外揚嘛,但每天都在發生。高艷明也隱隱約約聽說一些,現在降臨到自己身上,出于女性的本能和母親的尊嚴,她掙扎抵抗了一下,但沒有特別用力,最后,兒子成功地進入了媽媽的身體。

  此后,于軍虎經常到媽媽宿舍里找媽媽,趁著沒人時,和媽媽性交。他有媽媽宿舍的門鑰匙。

  不過,那一般都是在周末和節假日,同宿舍的其他阿姨都回家時,才可以辦事,今天,非節非假的,于軍虎出現在媽媽宿舍里,著實讓高艷明吃了一驚。

  天熱,高艷明走得香汗淋漓,她一邊拿毛巾擦臉上的汗,一邊問道:「怎么你今天來啦?」于軍虎賴不唧唧地說道:「學校放暑假唄,沒地方去玩,我又特別想媽,就來了唄。」說著,從床上起身,就朝媽媽撲了過來。

  高艷明躲避著:「別……別鬧,媽媽熱,要先洗個澡……」于軍虎緊緊抱住媽媽,和媽媽親嘴。

  高艷明羞得滿面通紅,一邊掙扎著一邊說道:「于軍虎!快別鬧了!兒子!

  快別這樣!」因為同宿舍里其他幾位女員工,隨時可能回來。

  高艷明躲避著,掙扎著,和兒子說明其他阿姨可能會回來。但是,兒子力氣很大,抱著媽媽就是不撒手,繼續和媽媽親嘴。高艷明身高1米97,自然力氣也不會很小,但是,她不舍得真地用力和兒子掙扎,兒子則是使了十成的力氣,這就是媽媽對兒子,和兒子對媽媽的區別。

  雙方用力的不均等,使得高艷明很快被兒子按倒在床上。兒子站在床前,撲向媽媽,一把捉住高艷明的性感襪蓮。高艷明知道他接下來要玩弄她的腳,急得不停地掙扎,想把腳從兒子的手里掙脫出來:「軍虎,快停手……媽媽出了不少汗,先洗個澡……」于軍虎滿不在乎:「媽!別洗,我就喜歡媽媽原汁原味的!」他捉了媽媽的襪蓮,使勁捏弄著,然后把媽媽襪蓮那發黑的襪尖湊到他自己的鼻子下,使勁地聞著。

  這幾天,高艷明沒有別的絲襪換穿,又因為忙,沒有時間去買,而且應該是會所給她們配發,這幾天正好會所的絲襪也發完了,還沒來得及買新的絲襪,于是她就穿著這唯一的褲襪湊合著。腳上這付褲襪穿了幾天,又是夏天,今天高艷明又走得香汗淋漓,所以,可想而知,那付褲襪發黑襪尖的蓮味自然是異常馥郁香濃。

  于軍虎聞得是大呼過癮,雞巴抬起了頭!

  他被媽媽襪蓮那發黑襪尖的異香刺激得性欲更加熾烈,不由分說,掀起高艷明的窄裙,就往下扒媽媽的褲襪。

  天熱,又要隨時供老板或者是某些貴賓享用,所以高艷明窄裙里只穿了雙褲襪,沒穿內褲,會所里不少女員工都是這樣穿的。

  于軍虎很快扒下了媽媽的褲襪。媽媽褲襪的襠部,一片黃漬,他拿到鼻下,使勁地嗅著。然后,他又使勁地嗅那發黑的襪尖。

  成熟婦人胯下的騷味,和發黑襪尖的蓮香,被于軍虎深深地吸進大腦。他象一個癮君子吸毒那樣拼命地嗅著,然后,陷于一種亢奮狀態。

  他的雞巴這時已完全如同一門鋼炮一樣高高昂起。這個十七歲的身強力壯的中學生,個子不小,雞巴更是又粗又大,大得嚇人,硬得可怕。

  他捉了媽媽的秀足。和許多淫城婦人一樣,和會所的其他女員工一樣,高艷明的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光艷潔白,絕對是蓮中上品。他捉了媽媽的秀足,貪婪地吮吸著媽媽的每一根玉趾,舔著媽媽緊湊閉合干凈的趾縫,舔著媽媽深彎而嬌嫩的腳心。高艷明被弄得癢得直叫,竟忍不住流出了淫水。

  高艷明無力地叫喚著:「軍虎……軍虎……你個壞兒子,你別玩媽媽的……腳呀……」但這根本無濟于事。

  于軍虎不但沒放開媽媽的腳,反而趁勢將媽媽兩條大美腿掀了起來,繼續吞食品嘗著媽媽的腳,同時挺身用力,將大雞巴頂入媽媽的屄眼之中。

  此時,高艷明的屄眼早已是淫水泛濫,屄眼完全張開,所以,兒子的大雞巴順利挺進她的屄眼。

  媽媽的陰道里柔軟濕滑,雞巴在里面頂來頂去,舒服極了。

  高艷明的秀足和屄眼,身上兩處敏感的部位遭到兒子的玩弄,她癢得忍不住有些抽搐,叫聲也有些顫抖:「兒子……壞兒子……媽求你了……不要再玩弄媽媽了……媽受不了了……」媽媽的哀求不但沒能使兒子有所收斂,反而更加刺激了他的獸欲,他頂媽媽屄的動作更加粗暴。他深深地頂入去,拔出來,再更猛烈地頂入。他頂一次,媽媽就叫一聲。

  兒子的大雞巴每次都頂到高艷明飽受摧殘的嬌嫩的子宮口,高艷明又疼、又癢。

  高艷明被兒子粗暴的奸污搞得實在受不了了,她哀求道:「軍虎……你輕點兒呀……媽媽給你頂得……受不了呀……呀……呀……」性感大熟婦高艷明,被身強力壯的兒子,頂得一個勁地嬌叫不止。

  母親的嬌叫,更加刺激了于軍虎的獸欲,他一邊操,一邊問:「媽,兒子的雞巴厲害不?」高艷明一邊叫喚一邊回答:「呀……呀……厲害……厲害……」于軍虎又問:「你喜不喜歡讓兒子操?」高艷明不回答,閉著嘴,忍受著兒子的奸污。于是,于軍虎發起狠來,他的大雞巴狠命地撞擊媽媽陰道深處的子宮口,高艷明疼得發出慘叫:「呀……別頂了呀……喜歡……喜歡呀……」于軍虎喜歡在蹂躪媽媽的同時,逼媽媽說一些淫亂的話。

  于軍虎很有成就感,同時,媽媽的淫聲艷語,也刺激得于軍虎更加瘋狂!

  俊美大婦高艷明躺在床上,兩條大美腿被兒子高高抬起,被兒子玩蓮操屄,她被玩弄得叫做一團。于軍虎越發瘋狂,竟然狠咬媽媽翹起的第一根玉趾,同時狠頂媽媽的子宮口,性感大婦高艷明疼得發出聲聲慘叫!

  這時,混合著她的淫水,一些血絲也流出她的陰道,她被兒子奸得子宮已出血了!

  于軍虎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只覺后脖頸一癢,禁不住就在媽媽的呼喊聲中精液猛射。年輕猛烈的精液,深深地射入媽媽的陰道深處……下午四點一刻,高艷明走在返回酒樓的路上,和來時相比,她走路的姿勢有些困難,她的屄被兒子奸腫了,有些疼痛;她光著秀足,穿著俏麗涼拖,沒有穿褲襪。她唯一的褲襪被兒子留下了。兒子奸完她,并沒有走,現在正躺在媽媽的宿舍里,一邊嗅媽媽褲襪,一邊等媽媽下夜班回來。她到單位,還得借其他姐妹的絲襪穿,上班必須穿素色褲襪,那是她們工作服的一部分。

  夜里十一點,酒樓的招待工作終于忙碌完了,高艷明連總結會都沒開,就趕緊回到宿舍,想搶在宿舍其他女員工回來之前,讓兒子干一炮然后趕緊打發兒子回去。

  沒想到這個壞兒子專門喜歡折磨媽媽,兒子這一炮時間太長了,正在把媽媽奸得大呼小叫的時候,宿舍里其他三位女員工都陸續回來了。出乎高艷明意料的是,她們并沒有大驚小怪,她們先是對這香艷場景感到刺激,然后就參加進來。

  她們中間,有兩個也已經與兒子亂倫了,看到這一幕,自然是感到刺激而不是感到奇怪,隨即就參加進來;而最后回來那位女員工,還沒有與兒子亂倫過,于是眾人拉她參加。已深受這香艷場景刺激的她,半推半就,也參加進去了。

  這一夜,十七歲的身強力壯的于軍虎,將四個俊美大婦奸得叫做一團。一直蹂躪到次日凌晨,才最后結束,他呼呼睡去。

  而第二天白天,已經被兒子摧殘得渾身無力的高艷明,還得準備好迎接青年淫棍趙大勇的蹂躪……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