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上了小姨母女兩
上了小姨母女兩

上了小姨母女兩

楚江市,傍晚七點半,江浩滿身大汗,氣喘吁吁的跑進了濠江酒店,敲響了8026的房間大門,手中握著一整盒的杜蕾斯。

  十幾分鐘前,同班富二代劉巖給他微信轉了一百塊錢,讓他去買一整盒套子,并送到濠江酒店。

  一盒套子才幾十塊錢,剩下的幾十塊都是江浩的跑腿費,這對于迫切需要錢的江浩而言,無異于天大恩賜。

  半個月前,女友方曉就知會過自己,說想去吃楚江新開業的一家米其林,但江浩一打聽,最少也要一千多。

  “加上這幾十,已經六百多了!”江浩抿嘴笑了笑,眼角全是幸福。

  方曉不計較自己窮,她想要啥,自己當然要滿足她。

  不過就在這時,房間門被拉開,江浩那甜甜笑容卻僵在臉上,甚至表情茫然,因為開門的,正是他殷切惦念的女友,而且此時的方曉,渾身只圍了一條浴巾。

  “曉……曉曉你……你怎么在這?”江浩徹底蒙了,看著手上一整盒的套子,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你怎么在這?”方曉又急又惱,揮手給了江浩一巴掌,“你他媽跟蹤我?”

  江浩正要解釋,突然從房間里傳出了男人的聲音:“是我讓他來給我送套兒的,別說,這小子為了幾十塊錢,還真他媽賣力哈哈……”

  說話的正是劉巖,此時一臉訕笑看著江浩,一只手摟住了方曉的腰。

  “你……你們……”江浩簡直要氣炸了,現在什么都不用解釋了,江浩又不是瞎子,自然明白兩人發生了什么,他真想給方曉一巴掌,“方曉,我對你那么好,你竟然這么對我?”

  事已至此,方曉也無所謂了,盤起胳膊道:“對我好有個屁用?我要的是錢,你有嗎?我讓你帶我去吃頓米其林,都半個月了,你連個屁都不放,你看看人家巖少,不光帶我吃飯,還送我包包,你再想想你?土鱉,鄉巴佬,我就是跟你玩玩,誰知道你他媽還當真了!真有意思。”

  江浩聞言,簡直怒不可遏,他不敢想,自己一心一意對待的人,原來只是這么看自己?

  土鱉?鄉巴佬?原來自己在她心中只是如此形象啊。

  劉巖聞言也笑了笑:“嘿小子,現在知道了吧,這個世界上,有錢才是王道,只要你有錢,女人恨不得跪舔你,誰像你?連個備胎都不夠格!”

  劉巖一把搶過了江浩手中的杜蕾斯,“嘭”地一聲關上了門。

  隔著門,江浩聽到房間里兩個人的對話。

  “哎呀,著什么急?那傻逼還沒走呢……”

  “艸,我管他走沒走的?窮逼,這輩子也就配給我買個套子,來,今天給他開個葷,讓這傻逼聽個響兒……”

  門外的江浩,手指甲都摳進了掌心。

  他突然覺得劉巖說的對,自己受到這般羞辱,不就是因為自己窮嗎?

  江浩望向窗外,這兩天幾乎整個楚江市的街頭巷尾的廣告牌與LED屏,甚至是老百姓的茶余飯后談資,都是那人。

  沈豪庭,海外華人首富,個人的資產數千億,據說其背后的沈氏家族控制了小半個歐洲,傳聞不久后,沈豪庭就會來楚江市投資。

  果然有錢好啊,哪怕與你不認識,都會有人主動來舔你。

  江浩甚至不住的心想:要是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有那般的財富,或許就再不會有人看不起自己了。

  江浩悲憤的離開了酒店,漫無目的地走在路上。

  可沒走出多遠,江浩的手機就響了,是個陌生的號碼。

  “喂,你好,請問是哪位?”

  江浩話音剛落,就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一個顫抖的聲音:“浩兒,我……我是你爸爸呀!”

  “我爸?”江浩有些生氣,他父親可是從他一出生就死了,保不齊是誰的惡作劇呢,“我還是你爸呢!”

  電話那頭聞言,似乎有些哭笑不得,繼續道:“浩兒,我真是你爸爸,我叫沈豪庭,你抬頭看看那廣告牌,那就是爸爸!”

  江浩抬頭看了看,那的確是沈豪庭,海外華人首富,但怎么可能是自己爸爸呢?

  肯定是惡作劇!

  “我真是你爸爸,當年爸爸為了出國繼承家族家產,才留下你們母子的,等爸爸回來想接你們出國的時候,已經找不到你們了……哎,都是我的錯,你媽還在恨我,不過兒子你放心,從今以后爸爸一定會彌補你的……”

  雖然對方這么說,江浩還是不相信,接著他就聽到:“爸爸先給你打過去二十個億,回頭還會讓在楚江的下屬找你的,你到時候有困難找他們就可以了,但是……”沈豪庭嘆口氣,“但是現在我們之間的關系還要保密,否則爸爸這么多年的心血就都白費了,希望你能理解爸爸;還有,你也不要和你媽媽說這件事,她現在肯定也還在恨我吧……好了,爸爸有點事,有空和你聊……”

  對方直接掛斷了電話,江浩仍舊感覺莫名其妙,更是沒敢當真,但就在他準備收起手機的時候,突然來了一條短信。

  【您的工商銀行儲蓄卡轉入2000000000元……】

  江浩看著短信,徹底懵逼了,腦子一片空白。

  難道剛剛的電話,真是海外首富沈豪庭打來的?他真是自己父親?

  為了驗證真假,江浩忐忑的走進了一旁的一家銀行的自助提款機,他一口氣取了十萬塊,最后看著取款機上那十位數的數字,人再次傻眼了。

  原來一切都是真的,原來自己真的是海外華人首富沈豪庭的兒子!

  江浩的激動之情溢于言表,自己跟母親吃苦受罪這么久了,看來苦盡甘來了。

  江浩正激動著,手機再次響了起來,這次竟然是江浩的好哥們張杰。

  “江浩在哪呢?”電話一接通,張杰就忙不迭的說道,“快來學校東街的九龍巷餐廳,就差你了!”

  “九龍巷?”江浩有點詫異,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那個九龍巷可是大學城附近最貴的一家餐廳了,平時普通消費都要幾百塊的,張杰雖然家里條件還不錯,但也不至于奢侈到這種程度。

  張杰恩了一聲,有些興奮道:“今天我舅母過生日,我舅母高興,就了媛媛一筆錢,所以她想請大家好好搓一頓。”

  張杰所說的媛媛,名叫周媛媛,是張杰的表姐,周媛媛家里條件挺不錯,人也漂亮,就是性格有點古怪。

  因為大家都在楚江大學讀書,所以平時通過張杰,江浩也總接觸這位表姐,江浩聽說,周媛媛現在的母親是她的繼母。

  不過人家請客,自己跟著去吃飯干嘛,江浩想開口回絕,不過張杰似乎是鐵了心的讓自己去的,江浩最后也覺得自己要是不去,似乎折了哥們面子,只能打車過去了。

  九龍巷餐廳,江浩一進門就看到了在門口等自己的張杰,后者很熱情,直接領著他去了二樓的一間包廂。

  這包廂不算大,坐著一男三女,男的是江浩的好哥們季學明,女的則是周媛媛和她兩個好朋友。

  江浩一進門,似乎就感覺屋子里氣氛不太對,季學明看江浩的目光也顯得不太自然,而周媛媛則更是和自己身旁的短發女生噗嗤對笑了一聲。

  “咋了?你們怎么怪怪的?”張杰見幾人的表現,皺眉頭問道。

  季學明撇撇嘴,小聲道:“杰哥,你還不知道吧?老江和……方曉分手了。”

  季學明說的很隱晦,但張杰還是吃了不小的一驚,大叫:“江浩,真的假的?你剛剛怎么沒和我說啊?你對方曉那么好,你們怎么分手了?”

  江浩還沒開口,一旁的周媛媛就傲然的哼了一聲:“得了吧,什么分手了?他是被人家給踹了,剛剛麗麗都給我們看方曉的朋友圈了,人家剛發了自己和你們班一男生的親密照,還是在床上拍的呢。”

  “呵呵,舔狗舔狗,一無所有,這話可不是白說的!”周媛媛混不吝的嗤笑道,“江浩啊江浩,不怪我說你,自己什么條件不知道嗎?窮的叮當響,還想泡方曉那種人?你這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有今天,都是活該!”

  “媛媛!”張杰抬高了些調門,說道,“現在江浩心里肯定難受的很,你還說這種話,是不是有點過分啊?”

  周媛媛不以為然,冷笑道:“我說怎么了?我說的有錯嗎?他就是個屌絲,也不好好想想,方曉長得也不賴,憑什么看上他?還真以為是愛情啊?傻逼才相信愛情!”

  周媛媛倒是絲毫不掩飾自己對江浩的鄙夷,其實方才自己張羅吃飯時,聽到張杰偏要叫上江浩,她就已經十分的不痛快了。

  仗著自己家里條件還不錯,周媛媛心中壓根就沒把江浩放在眼里過。

  周媛媛頓了頓,繼續說道:“哼,人家打電話叫你,你就過來,連點骨氣都沒有,出來蹭吃蹭喝有意思嗎?算什么男人啊?”

  江浩的臉通紅,他過去雖然窮,可也不是沒有尊嚴啊,對方這么說自己,他就是根木頭也受不了。

  張杰更是覺得過意不去,畢竟是自己叫江浩來的,自己表姐這么說人家,他的臉面都沒了。

  張杰氣呼呼的起身,正想和自己表姐理論,卻聽到江浩低聲說了句:“要不……今天我請客吧。”

  江浩的話讓在場的人都一愣,張杰皺了皺眉頭,他自然無比清楚,江浩家境很不好,平時雖然打一些零工,但十塊錢有九塊五都花給方曉了。

  平時他請哥幾個隨便吃點面條都沒錢,更不要說今天是在這九龍巷了。

  “呦呦呦,我不是聽錯了吧?呵呵有些人說大話都不嫌腰疼!”周媛媛冷笑一聲,鄙夷的對江浩道,“還你請客,你以為這是哪啊?這是九龍巷,吃一頓最少一兩千塊,你能請得起嗎你?窮逼,你以為你爸是沈豪庭啊?”

  “那我爸要真是沈豪庭呢!”江浩一臉認真的望著周媛媛。

  他這話,先是讓屋子里安靜了好一會,接著周媛媛就齊齊和她身旁的短發女生噗嗤笑了起來。

  “哈哈……麗麗你聽到沒有?他說他爸是沈豪庭,我看他是沒睡醒就出來了吧?窮逼真是窮的發瘋了,什么話都敢說……”周媛媛笑著道。

  那短發女生更是笑的直捂肚子:“哈哈,他爸要是沈豪庭,那我爸還是玉皇大帝呢……這世界上怎么有這種人?”

  江浩有些無語,自己說的是真話,可對方只把自己當成個笑話,他看了看張杰和季學明,這兩人此時也一臉無奈的直搖頭。

  我爸真是沈豪庭啊!

  江浩真想把這句話喊出來,但他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解釋,又有誰能相信呢?

  “我……哎……”

  江浩話到嘴邊,又默默咽了回去,因為他突然想起父親的話,暫時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算了吧,你們愛信不信吧,你們又如何會知道,自己嘲笑的是什么樣的人物。

  不要說在這里請客吃頓飯,自己只要愿意,就是買下這九龍巷都輕輕松松。

  “哼,你什么你啊,你窮本來就不對了,胡思亂想就更不該了。”周媛媛瞥了眼江浩,大喊道,“服務員點菜!小麗、君婷你們想吃什么,隨便點,今天我爸給了我五千呢。”

  江浩看了眼張杰,他知道自己這好兄弟已經是左右為難了,其實他現在很想一走了之,但那只會讓張杰臉上更加難堪。

  服務員拿了菜單,讓了一圈,所有人經歷了方才的事情,都沒心思點菜了,只有周媛媛身旁的短發女生姚麗麗,好似什么都沒發生似的,一口氣點了一大堆:“我要吃這么、這個、還有這個……”

  大家伙倒也沒在意,結果等到上菜的時候,周媛媛才微微臉色有了變化,心想:這菜怎么這么多啊?

  不過也只是一瞬,她便不在乎了,反正自己今天可是帶了五千多塊來呢,就算再怎么吃估計也夠用了。

  吃了一會,姚麗麗又瞧了眼菜單,點了幾瓶不知什么牌子的紅酒。

  直到吃完飯,眾人才好像從剛剛那尷尬的局面中反應了過來似的。不過江浩自始至終只是象征性的吃了兩口。

  “老江,要不你再吃兩口吧,我看你都沒吃兩口。”張杰有些于心不忍,在江浩耳邊道,“我姐就那人,你甭在意。”

  周媛媛沖著張杰撇了撇嘴,又不屑的看了眼江浩,冷笑道:“服務員買單,桌子也撤了吧!給你機會不吃,還以為有下頓啊?”

  張杰頓時不滿的看向周媛媛,周媛媛此時卻是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心說我就是看這屌絲不順眼,你能把我怎么樣。

  江浩扯了扯張杰,他當然不想因為自己,讓張杰與自己親人之間鬧得有隔閡,何況他是真的不想吃這頓飯。

  很快,漂亮女服務員走了進來,滿臉微笑道:“美女您好,您總共消費一萬五千八百四十,請問您是刷卡還是現金?”

  女服務員此言一出,不單單是周媛媛,幾乎所有人都驚呆了。

  “你沒算錯吧?怎么這么多?”周媛媛不敢置信的問道。

  服務員皺了皺眉頭,將消費清單遞給了她:“您剛剛消費的菜品總共是五千二百四,剩下的都是酒水的支出,您身旁的這位美女剛剛點了兩瓶法國進口紅酒,單瓶的價格是五千三……”

  嘶……

  服務員話說完,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紛紛側目看向姚麗麗,一副埋怨的表情。

  畢竟剛剛都是她點的菜,紅酒也是她要的,怎么連價錢都不問一下?

  “我……我也不知道這紅酒這么貴啊。”姚麗麗滿臉歉意,“我以為就一兩百塊一瓶的呢……那個媛媛,對不起啊。”

  周媛媛媛嘆口氣:“對不起有個屁用,哎,我兜里可就五千塊錢!”

  周媛媛媛滿臉通紅的看著所有人,最后目光落在江浩身上,咬咬牙,心說今天真是倒霉,竟然在屌絲面前出丑了,簡直太丟人了。

  不過周媛媛媛更發愁的是,這一萬多的窟窿該怎么補呢?

  周媛媛媛紅著臉,說道:“你們誰帶錢了?要不你們先替我墊上吧,回頭我再還你們,我……我今天的確沒帶那么多錢。”

  “除去五千,可是還有一萬多呢,我可沒有啊媛媛,一分都沒有……”姚麗麗趕緊哭窮,臉都側到一邊去了。

  其他人紛紛掏錢,另一個名叫君婷的漂亮女生湊了半天:“媛媛,我就七百多了,這是我這個月所有的零花錢了。”

  張杰和季學明也就湊了一千多塊,張杰又和朋友借了幾百塊。但即便如此,仍舊是杯水車薪。

  最后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到了江浩的身上。

  “老江,你……你帶錢了嗎?”張杰紅著臉問道,雖說他也清楚,江浩能掏出錢的可能性幾乎為零,但還是問了一句。

  可江浩還沒開口,周媛媛就搶先一步道:“得了吧,他看他那土鱉樣,像是有錢的樣子嗎?問他你還不如問問門口要飯花子呢!”

  江浩看了看周媛媛,默默將伸進書包的手又抽了回來。

  那飯店的服務員看著這幾分,默默嘆口氣,臉色一沉:“怎么,你們不會是買不起單吧?美女,別怪我沒提醒您,還沒有人敢在這里賴賬呢”

  “不不不,不是賴賬。”周媛媛趕忙解釋,“我只是沒帶夠那么多錢而已。”

  周媛媛當然不敢賴賬,她可是聽說過這九龍巷的老板是個狠人。

  曾經有個大學城的混混來這里找事,結果不但被打斷了手腳,還被老板扔進了監獄。

  周媛媛可不想落得那樣的結局,此時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就在此時,女服務員用對講機小聲說了些什么,很快三個壯漢就直接堵在了包房的門口。

  “那就給你們家長打個電話好了,請趕緊湊齊剩下的一萬塊錢。”女服務員嚴肅道。

  “不不不,不能給我爸打電話,他要是知道我一頓飯吃了一萬多,非得和我那個后媽打死我的……”說話的時候,周媛媛的眼中不禁閃過一絲惶恐,急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要不我給你們打個欠條吧,求你們寬限我幾天吧……”

  “欠條?呵呵虧你想得出來。”女服務員冷冷笑了一聲,看了眼門口的三個壯漢,三人立刻心領神會,直接闖進包房就要拖走周媛媛。

  但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傳來,直接叫住了幾個壯漢:“等等!”

  幾人停住腳步,紛紛看向江浩,女服務員冷笑道:“怎么,你想給她付錢嗎?”

  女服務員上下打量了一番江浩,心想就這么一身破爛,他要是能付得起錢才怪呢,估計是想拖延時間而已。

  “我……我沒錢。”江浩又看了眼張杰,“要不你看看微信吧,和誰再借點?”

  江浩的話一說完,那女服務員頓時狠狠瞪了眼他。

  周媛媛看江浩的眼神也越發的鄙夷起來了,怒道:“江浩,你他媽故意的是不是?我還以為你有錢幫我買單,沒錢你他媽說什么話啊?想往死里玩我是不是?”

  周媛媛幾乎把所有怒火都傾瀉到了江浩的頭上,但江浩卻看都不看她,只是示意張杰看一看手機。

  張杰有點好奇,拿起手機看了一眼,頓時都驚呆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江浩竟然從微信上給自己轉了一萬塊錢。

  “你……”張杰吃驚的想問這錢是哪來的。

  江浩搖搖頭,示意他不要說話。

  江浩不直接拿錢,無非是不想再和周媛媛有什么瓜葛,這是他第一次幫周媛媛,也是最后一次了。

  而且全是看在張杰的面子上。

  “你們到底有完沒完?”女服務員冷哼一聲,“浪費時間!”

  說罷,壯漢便又要拉走周媛媛。

  “等等,等一下,我同學給我轉錢了,我這就付錢!”張杰趕忙道。

  張杰趕緊去把錢轉了過去,確認到賬以后,女服務員鄙夷的看了眼眾人,才轉身離去。

  眾人松了一口氣。

  “杰哥,今天多虧你了!”季學明拍了拍張杰的肩膀說道。

  “就是的,張杰你真厲害,關鍵時刻還得是你挺身而出!”那許久沒吭聲的姚麗麗,說道,“不像某些人,關鍵時刻幫不上忙。”

  姚麗麗的話分明就是在指責江浩。

  緩過神來的周媛媛,此時更是直接沖了過來,抬手對著江浩就是一巴掌。

  “喂,你干嘛!”張杰都要怒了,沖著周媛媛咆哮起來,剛剛要是沒有人家,現在你還不知道什么下場呢!

  其他人見狀也是一驚!

  “我干嘛?張杰我告訴你,以后這種廢物少他媽帶出來,丟人就算了,關鍵時刻差點害死我知不知道!”

  周媛媛越發鄙夷的瞪著江浩,繼續道:“哼,剛剛眼睜睜看著我要被人帶走了,他可好,連個屁都不放,虧他剛剛還吃了我請的飯呢,趕緊給我吐出來!窮逼,我抽他都是輕的!”

  張杰聽到周媛媛這話,氣的要爆炸了,心說你到底還是不是人啊?

  江浩能掏出一萬塊錢,估計那是他身家性命了,人家用命救了你,最后你就這么回報人家?

  “你他媽說的是人話嗎?”張杰怒吼著,還要繼續說什么,卻猛的被江浩拉住了。

  “張杰別說了。”江浩搖搖頭,他不想讓太多人知道自己的秘密,今天不過是情況有點特殊而已。

  張杰不服氣的看了看江浩,他似乎明白江浩這么做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是自己掏的錢。

  糾結了好半天,張杰才算壓住了火氣,狠狠瞪了一眼周媛媛,拉上江浩扭頭出了九龍巷。

  “媽的,你護著這種狗比干什么?讓他去死了算了!”周媛媛仍舊火氣未消,“呵呵,你爸不是沈豪庭嗎?你他媽也真敢說……”

  一直到了外面,張杰氣的猛一腳踹翻路旁垃圾桶。

  “老江,你剛才咋不讓我說啊?”張杰咆哮道,“她也就是我姐,放在別人,我他媽大嘴巴抽死她!”

  江浩拍了拍張杰肩膀,連說沒事。

  他知道周媛媛是哪種人,以后離遠點就是了。

  “不過……”張杰突然疑惑道,“老江,你哪來的那么多錢啊?那可是一萬塊錢啊。”

  江浩被問的一愣,方才自己只想如何解圍了,倒是忘了想怎么解釋這錢的來路了。

  自己要是說攢的,張杰鐵定不相信。

  那就說撿的?

  江浩想到這,正要開口,電話突然響了,又是個陌生號碼。

  該不會又是自己老爸吧。

  “喂。”

  “少爺您好,沈先生讓我轉交給您一些東西,您看方便的話,我給您送去?”

  電話那頭是個女人,聲音充滿磁性,很柔和很優雅,估計聲如其人。

  江浩想了想,說道:“算了吧,你在哪告訴我,我去找你吧……”

  對方遲疑了一下:“要不我在大學城附近的凱皇酒吧等您,您看可以嗎?”

  江浩點點頭掛斷了電話,扭頭看了眼張杰,拍拍他肩膀:“哎算了,這件事過去了,我還有點事,晚點回去。”

  張杰滿腹疑問,只能點點頭:“那錢等我湊一湊,很快就還你。”

  “嘿嘿,再說吧這事,我先走了!”

  在路邊攔了一輛車,江浩直接走了,至于錢的事,他壓根就沒想要過。

  十幾分鐘后,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漫玉文學]回復數字“31”,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出租車停在了凱皇酒吧門口。

  凱皇酒吧是大學城附近最大,也是消費水平最高的一家酒吧。

  江浩過去就總是聽班里的富二代同學們來這里消遣,但自己卻來都沒來過。

  在楚江大學,甚至是整個大學城里,能來這種地方消遣一次,都算是可以吹噓很久的事情了。

  江浩邁步正要進門,突然聽到身后有人叫了自己一聲。

  “江浩?你怎么在這?”

  那是個女聲,江浩一回頭,就看到足有六七個男男女女,正站在自己身后。

  為首的女生一頭金發,一身淡藍色Zara牛仔裝,腳上蹬著一雙路易斯威登的黑色短根皮鞋,整個人很漂亮,也很時尚。

  但就是看江浩的眼神,有些輕飄飄的。

  “班長,你們也來玩啊。”江浩微微笑了笑,“我在這里約個人見面。”

  這女孩名叫劉思雅,是江浩的班長,身后的幾個人里,也有幾個都是江浩本班的同學。

  “什么?”劉思雅捂嘴笑了笑,“你?約人在這里見面?開什么玩笑,麻煩你抬頭看看這是哪,凱皇酒吧,這里隨隨便便的一次消費,比你半年生活費還多……”

  “哦對了,你不會是在這里做兼職呢吧?”劉思雅眼神更加鄙夷了幾分,說道,“也是,就你那個條件,的確也就是端茶送酒的命了,好好干吧,省的女朋友再被人撬走了!”

  劉思雅的話一說完,她身后的幾個人便都捂嘴笑了起來,一個個一邊低聲議論著,一邊對著江浩還指指點點的。

  “哈哈,也不知道他自己知不知道,方曉和劉巖都高調去開房了!”

  “怎么會不知道?你沒看劉巖朋友圈都說了嘛,自己套沒夠,他還是讓江浩跑腿去給買的呢,劉巖還真損哈哈……”

  “那能有什么辦法,誰讓他窮的,被人甩了還有心事出來干活,不是窮還是什么?”

  江浩聽著幾個人的議論,臉色微微紅了,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不屑于和這些人解釋什么。

  因為解釋也是徒勞,語氣白費口舌,不如等有一天,父親當眾承認自己身份,那時候這些人還敢這么放肆嘲笑自己嗎?

  “我先進去了。”江浩不再理會那幾人,直接邁步走進了酒吧里。

  “艸,窮逼,怕一會真被咱們拆穿就走了!”劉思雅身后,一個戴著耳釘男生見江浩進門了,啐了一口,“這種人活該被綠,窮屌絲一個。”

  “呵,還不愿意承認,就他那樣,能來這里簡直都算榮幸之至了,我看一會咱們就讓他給服務好了。”劉思雅壞笑道,“我看他到時候還有什么話說。”

  此時的酒吧里,已經來了不少顧客,多半都是附近的學生,有些吵鬧。

  江浩正要拿出手機給那女人打個電話,突然身后傳來了一個聲音。

  “江少,您好。”

  江浩一回頭,目光陡然一凝,因為他的身后,赫然站著一個容貌堪稱極品的女人。

  女人五官精致無比,一頭棕色卷發平添了幾分妖嬈。

  “你好。”江浩還是頭一次和這么漂亮的女人近距離接觸,有些拘謹,“請問剛剛是你打電話給我的,對吧。”

  女人點點頭,伸出右手:“我叫葉蕓婕,是沈先生讓我找您的,以后您在楚江有任何問題,找我就可以了。”

  葉蕓婕請江浩坐下,服務生先上了兩杯白水,接著她又點了兩杯紅酒。

  女人臉上始終掛著一絲微笑,她掏出了一塊手表:“江少,這手表是定制品,上面有家族徽章,以后您出入任何沈家產業,只要出示一下手表,便可以享受最頂級待遇。”

  江浩看了眼,表盤上果然有一個金黃色的龍形徽章。

  江浩發現,葉蕓婕也戴了一塊手表,只是龍形徽章小得多,還是鐵褐色的。

  葉蕓婕笑了笑:“江少,您佩戴的金黃色徽章手表,在沈家,代表最高的黃金等級,其次是白銀、青銅和褐鐵,而向我這種外人,能在沈家擁有這種等級,就已經是萬分榮幸了。”

  葉蕓婕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繼續道:“江少,或許在您看來,這個世界上,福布斯排行榜上那些巨富們就已經很了不起了,但您不知道的是,在沈家面前,他們連個屁都不算,沈家的強大,是顛覆您的想象的存在。”

  “這么和您說吧,在這個世界上,您只要還活著,就在和沈家打交道!”葉蕓婕笑了笑,“舉個例子,哪怕是這小小的凱皇酒吧,背后不也是有沈家的影子嗎?”

  女人的話,讓江浩有些吃驚,如果連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大能都比肩不了,那么自己的家族,究竟是多強大啊?

  “抱歉。”葉蕓婕突然打斷了江浩的思緒,“我去一下衛生間,您請稍等我片刻。”

  江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望著葉蕓婕的背影,仍舊無比好奇,自己父親,以及沈家,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存在。

  就在江浩沉思的時候,他肩膀卻突然被人輕拍了一下,那是個服務生打扮的青年,此時急的滿頭大汗。

  “哥們,能幫我把這沓啤酒送到那桌嗎?我,我這有點內急……真是太謝謝你了。”

  江浩微笑點點頭,人有三急,況且這也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江浩拿著啤酒,直接送到了不遠處的一桌,送完,他正準備回去,卻又被人叫住了。

  “江浩,你不是說你不是來打工的嗎,怎么還給人家送酒啊?呵呵,謊言別拆穿了吧?跟我撒慌有意思嗎,幼稚。”

  說話的人,正是劉思雅,此時正一臉得意的看著江浩。

  “我是幫人送過來的,那個服務生去衛生間了。”江浩如實的說道。

  “你就吹吧,呵呵,都被我撞見了還不承認!”劉思雅鄙夷的說道,“何況你就是承認又怎么樣?你那么窮,能來這種高檔酒吧做兼職,比應該感覺慶幸才對,你沒必要和我們攀比,你算什么東西啊,也配和我們比。趕緊去,給我拿一沓啤酒去,要三百二的德國黑啤。”

  江浩心中無奈,回道:“我最后說一遍,我不是這里的服務生。”

  江浩轉身就要離開,卻猛地被劉思雅拉住,對方有些惱羞成怒,呵斥道:“你還真是給臉不要臉,我現在就讓你去給我拿酒,你去是不去?”

  劉思雅語氣中滿是威脅的意味,作為同班同學,江浩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如果今天自己真的招惹了她,回頭在學校在班里,她指不定會如何針對自己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江浩重重嘆了口氣,扭頭去了酒吧前臺,提了一提啤酒送到了劉思雅那邊。

  隔著老遠,江浩就見那幾個人,在沖著自己指指點點的發笑。

  江浩假裝沒看見,平時在班里的時候,這幾個人就是出了名的刁鉆怪癖,不管是自己還是其他人,都不愿意招惹上他們幾個人,因為一旦招惹上,就一時半會的甩不掉。

  所以江浩放下酒,就準備離開。

  但就在這時,那個耳釘男生卻突然叫住了他:“等會!江浩,你剛剛不是說自己不是服務生嗎?那怎么還來給我們送酒呢?哈哈,你這個人還真有意思,明明自己就是個下等人,還不愿意承認,怎么,給我們服務,你覺得掉價是不是?”

  “呵呵,掉價不也得服務嗎?”劉思雅在一旁補刀道,“誰讓他窮呢?窮逼,看到我們竟然就像躲開,就像我們愿意看到他一樣,你以為你是誰啊?”

  江浩有些不高興,挑眉看了看幾個人,說道:“我最后說一遍,我不是服務生,我是來這里玩的,你們愛信不信,我犯得著哄騙你們?”

  江浩抬腿要走,但還沒等邁步,劉思雅就猛地起身,抬手對著江浩就是一巴掌,嘴上更是吐沫橫飛:“臭傻逼,給你點臉了是不是?你他媽跟誰說話呢?”

  那耳釘男生也憤而起身,指著江浩的鼻子怒罵道:“就是的,你他媽再說一遍試試,我他媽弄你啊,下等人就要有個下等人說話的樣子,你還想翻天嗎?”

  江浩臉上火辣辣的,如果劉思雅不是女人,他此時早就一巴掌抽回去了。

  江浩瞪著劉思雅,但劉思雅卻壓根沒當回事,冷笑一聲,繼續挖苦道:“怎么不服氣?呵呵,你他媽還想裝個逼,就你那又窮又屌的死樣,也敢說是來這里消費的?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這里可是凱皇酒吧,老娘喝這一杯酒就他媽一百多,你那窮屌絲樣,你能喝的起嗎?”

  “不不不,他不是喝不起,他這輩子都喝不起。呵呵……”耳釘男生冷笑一聲,直接倒了一杯啤酒,但卻往里吐了一口吐沫遞給了江浩,“來,給你個機會,喝了吧,喝完這杯酒,你下半輩子都有的吹噓了,這可是德國黑啤,好幾百塊一瓶呢,哈哈……”

  男生的舉動,頓時讓在場的幾個人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他們譏諷的望著江浩,笑容越發囂張、燦爛。

  江浩目光陰沉的望著那幾個人,他不明白這些人有什么可以張狂的,就因為自己家里有幾個臭錢,就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或許在過去,這的確是他們嘲諷自己的本錢,但現在江浩只覺得這些人太幼稚,也無可救藥。

  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幾人的放肆笑聲:“您好,您的酒醒好了,請問打開嗎?”

  幾個人的笑聲戛然而止,尋聲望去,就看到此時一個一身西裝的中年人正站在一邊,面帶微笑望著幾人。

  這人顯然不是服務生,而是酒吧的經理,而在他的托盤里,赫然擺放著一瓶紅酒,和兩只酒杯。

  這本無可厚非,眾人沒當回事,但那耳釘男生,在看到那紅酒的一剎那,頓時眼神一凝。

  “這……這是羅曼尼康帝?”耳釘男生瞪大了眼睛,一副吃驚的模樣,“這酒他媽六萬多一瓶,誰……誰點的?”

  這男生家里就經營著紅酒生意,自然知道這酒的昂貴和高端。

  “啊?這么貴?”劉思雅一聽到男生的話,也是一臉錯愕,驚呼道,“真的假的?”

  男生點點頭:“廢話,我們家就是經營酒莊的,我還能不知道,不過這……這是你點的?”

  劉思雅趕忙搖頭,又看了看同來的幾個人,幾分紛紛搖頭。

  耳釘男生見狀,眼神中不由得多了一絲失落,他還以為這酒是劉思雅點的,雖然他也覺得可能性不大,但心中還是有那么幾分小小的希冀。

  畢竟這么貴的酒,自己從小到大都沒喝過,他心想:這自己要是能來上一杯,估計以后在自己的圈子里都有的吹了。

  但他也只能想想,最后無奈的搖搖頭,對那經理苦笑道:“對不起,你送錯了,這酒可不是我們點的。”

  幾人面面相覷,以為就此這經理就該走了,他們也正好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點了這么一瓶酒。

  不過那經理聞言卻發出了一聲冷笑:“不好意思,我剛剛沒有問你們。”

  幾個人聞言又是臉色一紅,紛紛四下看了看,耳釘男生心說:這附近就我們這幾個人,你沒問我們,難不成還能是在問江浩?

  呵呵,那個窮逼怎么可能點得起那種酒呢。

  想到此,耳釘男生不由得嗤笑得看向江浩,不禁諷刺道:“喂,趕緊給人家讓路,還傻站著,你以為人家是在說酒是你點的啊。”

  耳釘男生話音剛落,就見那經理冷冷瞥了自己一眼,淡然道:“沒錯,這酒就是這位先生點的,怎么,你有意見嗎?”

  江浩聞言也愣了愣,隨后才想起來,剛剛葉蕓婕是點了酒的,只是一直都沒有上來,卻不想,竟然是這么貴的酒。

  隨后這中年經理,向著江浩微微一躬身,畢恭畢敬的說道:“先生,您的紅酒醒好了。”

  中年經理的一句話,頓時仿佛一記重磅炸彈在幾人心中爆炸了似的,無論是那耳釘男生,還是劉思雅,在聽完對方講話的那一刻,整個表情都因為震驚,而顯得有些畸形,心中更似被猛錘了一下似的,久久不得平靜。

  “什……什么?”耳釘男生良久才算消化了那份驚愕,似是有幾分瞠目結舌,又帶著幾分不甘心的妒忌,對那經理道,“哥們,你確定是他點的嗎?這小子就是個窮屌絲,他怎么可能點的起這羅曼尼康帝?你肯定是認錯人了,這么好的酒,可別讓這傻逼給糟蹋了!”

  回過神的劉思雨也趕緊點點頭,補充道:“就是的,我和這個人認識,他窮的飯都要吃不起了,你說他能點得起這好幾萬一瓶的紅酒嗎?肯定是搞錯了,我這是好心才勸你的。”

  其他幾個人聞言紛紛點頭表示認同。

  反正在他們的認知框架里,無論如何是都不可能接受,江浩這樣的人,竟然點了幾萬塊紅酒這種事情的,除非是太陽打西邊出來。

  這幾個人像是生怕什么可怕的事情發生似的,極力的想要否定這件事。

  但這幾人越是如此,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漫玉文學]回復數字“31”,繼續閱讀高潮不斷!那經理臉上的訕訕笑容就愈發的明顯。

  “這種事我不需要你們提醒。”經理臉色暗淡幾分,繼續道,“倒是你們,未免太狗眼看人低了吧?”

  經理崇敬的望了眼江浩,心中苦笑,心說你們這些凡夫俗子,簡直可笑的不能再可笑,你們可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么人嗎?也敢如此嘲諷他?

  他將酒遞到了江浩的面前,微微躬身,才敢離開:“您請慢用。”

  這一切,簡直讓劉思雅等人目瞪口呆,他們一個個好像是生吃了蟑螂似的,臉色難看至極,心中除了震驚,更多的則是翻江倒海的妒忌。

  那耳釘男生更是拳頭攥得緊緊的,自己家境這么好,都從未喝過這種昂貴的酒,憑什么他一個窮屌絲能點的起?

  劉思雅更是臉都紅透了,剛做的美甲幾乎摳進肉里,雖然她和江浩并沒有什么仇怨,但是此時她就是無比的憎恨江浩,恨得咬牙切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