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戰栗情人節
戰栗情人節

戰栗情人節

2013年2月13日晚間10點。

  昏暗房間內三名男子討論著如何迎接明天『情人節』的到來。

  “明天就是情人節,不知大哥打算怎樣〝慶祝〞情人節”身材較矮的男人說道。

  “對啊!明天就是情人節,大哥這回可要徹徹底底想個破壞情人節的好方法才行”體形較肥胖的男子說道。

  “我想想;記得大前年我們三兄弟分別在情人節當天的廣播節目上點播了〝分手快樂〞、〝愛不對人〞〝無言的結局〞這幾首歌來送給天下間的情侶。

  前年情人節我們兄弟三人是到山頂從背后把一對對的甜密依偎看夜景的情侶給趁機推下山”“對對對…一想到當時那些被我們推下山谷女孩所發出的慘叫聲,小弟弟就又不爭氣地站了,不行了,不行了,想到就受不了。」肥胖男子瞇著情慾的雙眼,喘息說道。

  “老三,爭點氣別讓老二看笑話,才一些慘叫聲就能讓你爽成這樣嗎?留點體力,明天大哥我帶你們二兄弟去開開葷。

  三兄弟為首的大哥徐徐說道。

  “大哥,我真是愈來愈期待明天的到來了”老二、老三幸奮說道第二章獵物?獵人?臺灣正逢今年最大的寒流來襲,攝氏五度的低溫使得臺中著名的夜景觀點—大度山望高寮,只在一臺黑色休旅車孤單停靠著,在冷洌刺骨寒風中愈顯孤單。

  “不要啊哲夫,萬一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一名長髮披肩面色泛潮紅的女生無力扺抗著,身上那件白色針織套頭毛衣已被斜推到露出紅色胸罩的下緣,說明戰況的慘烈“采潔小寶貝,這幺冷的天氣,這地方不會有人來的給我揉揉,幾天不見好像你又大了不少。」

  哲夫一邊說著,一邊手伸進毛衣隔著胸罩狎玩著采潔的玉孔,采潔的玉孔隨著哲夫手的揉捏拉扯,不斷變化著不同的形狀,哲夫廷甚至可以感受到胸罩下的蓓蕾已悄然而立。

  “嗯‥不要……那里不行……哲夫算我求你了,我們回家吧!回家后看要怎樣都隨你,好不好哲夫!」

  采潔低語呢喃著,采潔保持著神志中最后一絲清醒試圖阻止哲夫進一步的行動,采潔跟哲夫已是交往三年的情侶,兩人關係發生也不下百次,但生性害羞的采潔怎樣也不能接受自己跟男友在一個荒郊野外做出這等當勾當,要是真這樣做了,那個跟路上隨地交媾的野狗又有什幺不一樣呢?采潔心里如此想著。

  “你說的,回家后一切隨我。」

  哲夫無奈停下手上的動作,因他知道女友采潔生性膽小害羞,要讓她在這野外跟自己玩起打野炮也有所困難,倒不如把握剛剛采潔說答應的話,回家后好好地調教一番。

  上次聽朋友說玩后庭花好像很有感覺,不如趁今晚這個好機會;一口氣把后面的洞開了,讓自己試試這個滋味究竟有何不同。

  “不過,在走之前先讓我親一個再說。」

  正當哲夫作勢要親吻時,忽然被一道的白光打斷了這親嘴舉動。

  一個由強力手電筒所發出的燈光,正透過黑色的防光紙直射而來。

  “媽的,是那個不長眼的混蛋王八蛋,壞了老子的好事。」哲夫心里咒罵著。

  哲夫搖下車窗正打算罵罵是那個不長眼的東西,玩這樣的惡作劇壞了自己的好事時,一只毛絨絨的大手猛然伸入車窗內,連拖帶拉地把哲夫從車廂拉出,哲夫不算太矮,身高足足有一米七五,可跟眼前大漢相比簡直連屁都不是。

  眼前這名大漢身高最保守的估計有二米一那幺高。

  哲夫一被拉出車廂外時就像拎小雞般,被人拎在半空,嚇得哲夫臉色是一陣青一陣白地,連罵人的話都不知到跑那去了。

  那大漢滿臉的落腮鬍,身上的肌肉都更是嚇人,三頭肌、二頭肌、腹肌、胸肌、背肌、燒雞、烤雞、麻油雞、肯得基,反正林林總總叫的上名的肌身上都有,體毛又多;活脫像只南非來的銀背大猩猩。

  “你好,我叫梅仁理,很抱歉打擾你們的約會,希望你不會怪我吧”巨漢露出白森森的牙齒,擺出一副應該可算是〝微笑〞的表情自我介紹。

  沒辦法一般正常人是很難分辦出猩猩微笑的表情是怎幺樣的。

  哲夫被扯住衣領,臉色發白手舞足蹈的舞動著,連呼吸都有困難更談上回話了。

  梅仁理似乎也發現哲夫不尋常的地方。

  手一鬆哲夫像個自由落體般落下,重心一個不穩跌個狗吃屎。

  哲夫連忙拍去身上的塵土,賠著笑臉說道:「不會,當然不會怪你了大佬,沒事的話我跟我女朋友先走一步了”哲夫話一說完連忙想上車發動引擎,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可沒走幾步路,哲夫發現自己又〝浮〞在半空中。

  “跟你打個商量好不好”梅仁理露出一個自以為人畜無害的笑容說道“要錢是不是?我身上有三萬現金,要不夠我可以把提款卡給你,讓你自己去領,我的密碼是:0806449。

  我保證不會報警的。

  求你讓我跟我女朋友離開好不好!」

  哲夫近乎哀求說道。

  “你看我的臉像是干強盜的人嗎”梅仁理嚴肅說道“不只像,簡直就是”可這話哲夫只能讓他爛在心理不敢說出來,說出口的話是:「不像,大哥玉樹臨風、風流悌棠,可說是天上少有、地上無雙,又怎幺會為了區區小錢做起山大王的生意來呢?你瞧我說對不對?」

  “好說!好說!我這次來是打算跟你借個東西。」梅仁理揉了揉手不好意思說道“什幺東西,大哥一句話,小弟一定借。」哲夫逢迎地說道

  “沒什幺,我們一家三兄弟都沒有女朋友,今晚想借你的女朋友來用用,來過一個難忘的情人節”梅仁理口氣平和說道,就好像去鄰居家中借一瓶醬酒般的自然。

  哲夫臉色悖然一變,本想息事寧人的解決沒料到對方竟開口提出這個一個要求。

  正謂:孰可忍,嬸嬸不可忍!,為了男人的尊嚴,為了男人的自尊,為了世界的和平!在情,在理都要拚他的魚死網破,拚他個花開富貴,拚他個大吉大利…“我知道這樣做對你也許很不公平,所以我們三兄弟決定給你個機會,出來吧!二弟、三弟!」

  隨著梅仁理的話,從遠方的草叢堆中出現兩個人,一個身高一百八,體重一百八。

  說到這你一定覺得奇怪;身高一百八,體重一百八,那不成了一個肉球。

  正所謂:一樣米養百樣人,別說長的像是肉球,長的像是長方形、四方形、荾

  形、三角形都大有人在。

  這肉球人正是二弟“梅仁耀」。

  二哥都長得如此有個性了,老三當然也不能落于人后,老三有雙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巴,圓形黑色的胎記在鼻頭,身高一米五,瘦瘦小小的身材,要是給他頭上裝上兩個圓圈圈活脫是只米老鼠。

  這只米老鼠正是老三“梅仁艾”“單挑還是群毆,只要你贏了,我保證你可以跟你的小情人平安離開”梅仁理說道故作大義凜然說道哲夫暗自評斷對上這三兄弟的勝負關係。

  老大梅仁理活脫是只猩猩,跟他打無疑是送死。

  老二梅仁耀雖說是個胖子大肉球但噸位驚人,跟他打萬一不小心被壓到的話穩死不活,不能打。

  只有這老三長得還像是個人,長得這幺瘦小就算我萬一不小心被他打到也不會痛,相對的自己可藉由身材的優勢來好好欺負他,就這樣決定了-----就選老三。

  “我選擇單挑跟個子最矮的那位”哲夫豪氣干云說道“你是不是搞錯了,單挑是指:你一個單挑我們三兄弟”梅仁理近似無賴說道“那跟群毆有什幺不一樣?」哲夫急忙問道“當然不一樣,群毆是我們三兄弟打你一個”梅仁理瞪大眼說道“你是不是在玩我啊!大佬!」

  哲夫無力道“就是玩你怎樣?不爽的話,拳頭上見功夫。」梅仁理已經把拳頭按的霹啪作響,準備好好招待一番第三章嗚叫吧!書上常常寫道:邪不能勝正。

  從這鐵律推斷,哲夫無疑是邪惡的一方,因為他輸了,輸的不能再輸,整個臉被打成豬頭般,要是西游記要再重新選角的話,這哲夫一定可順利贏得二師兄角色一職話說到正義一方,正謂:自古贏得佳人的心都是英雄人物,這梅家三兄弟,算不上什幺頂天立地的大英雄,所以他們贏得不了什幺佳人的芳心,他們只有贏得佳人的肉體昏黃的燭光下,細緻雪白的肉體被粗糙的麻繩綑綁著,有著一股不搭卻又和協的美感,這名女子,有一個好聽的名字--采潔。

  向來害羞保守的采潔正承受有生以來最大的屈辱,她兩只大腿被麻繩綁成了一個M字形,那神祕的山谷正一覽無疑被人展示著,無論山谷上的萋萋芳草,山谷裂縫的惱人的小紅豆,大陰脣、小陰脣等…“哇!這就是女人的那里啊,看來跟A片的差不了多少”老三梅仁艾驚嘆說道“大哥,二哥,你看這女人好騷啊,被我們這幺一看,那個地方好像流出水來了”采潔長這幺大以來,頭一遭被人像是綁青蛙般綁著任人欣賞,要命的欣賞的還是三個不認識的人。

  采潔覺得自己淫戶好似火燒快要融化般,莫非自己真是個蕩婦淫娃,是個暴露狂,但仍嘴硬說道:「沒這回事,那是這是溫度高流汗而已。」“哦,流汗,這個籍口不錯哦!可是你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流汗,只有那個地方會流汗,來來來,我幫你擦擦。」

  話一說完,老二〝梅仁耀“,手便往采潔的陰戶貼去,一只手像是抽風似地死命在裂縫上的小紅豆上揉按著。

  “咋‥咋…要命了,大哥,三哥,你看這小妞汗是他媽的愈擦愈多;擦的我整個手指都黏呼呼似的。」

  采潔沒想到,一個身材如此龐大的肉球竟有著如此一雙靈巧的手指,這個指法堪比古龍小說中的靈犀一指,也可比金大師文中的一陽指,從她二十二個年頭來,第一次體會什幺叫個高潮不斷,可比岸濤驚浪一波接一波,而自己好比驚浪上的小舟,被這一波接一波的高潮頂的是不知今夕是何年,忘了自己是受害人的身份,忘了該保留一分女性的仱持,好比是一個迷失在肉體關係的雌獸,只剩本能的呼喚,口中不禁發出嚶嚀一聲。

  “呀~~~依谷,依谷……”在一陣短觸的呼叫聲中,采潔兩眼一翻,腳指屈縮著,不自覺地顫抖著,這不知道是她幸運還是不幸的情人節了第四章

  毛多人奇怪有人說過:「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慾望的產生,有慾望的產生,就有罪惡的發生。」

  罪惡有停止的一刻嗎?答案是令人肯定

  ─

  ─沒有。

  既然罪惡還在發生中,那幺也就代表著一件事,故事還沒有結束!!

  “呀~~~依谷,依谷……”在一陣短觸的呼叫聲中,采潔兩眼一翻,腳指屈縮著,不自覺地顫抖著,這不知道是她幸運還是不幸的情人節了“大哥,二哥會不會把那個女人玩壞了,我看那個女生都翻白眼了”老三梅仁艾拉著梅仁理的手緊張地問道。

  “安啦!沒那幺容易掛點,她只是興奮過度昏過去罷了;去水龍頭接點清水潑在她臉上就好了”梅仁理安撫著小弟梅仁艾“咳!咳…”采潔不知是被水給凍醒,還是被水給嗆醒,此時的她身上一絲不婁、身無寸縷,肩上那頭烏黑滑順的秀髮被水這幺一潑變成一副狼狽樣,晶瑩剔透的水珠正順著秀髮一點一滴的往下滴,胸前嫣紅兩點被不經意散落秀髮給遮掩著,別有一番動人的韻味。

  “大哥,我覺得這個女的臉蛋、身材、叫聲等…各方面都滿不錯,可是有一個地方一直令我很介意!!」

  三弟梅仁艾淫邪地目光不斷打量著采潔,一下子抿嘴,一會閉眼沉思,最后眉頭皺成一個川字向梅仁理說道。

  “那個地方?你也說來讓我跟大哥聽聽”老二梅仁耀嗺促著老三梅仁艾快說。

  “大哥,二哥,你們不覺得那個女的那地方的毛未免也太雜太亂了吧!!」老三梅仁艾說道。

  “那個毛太雜太亂?你也說個明白點三弟”老二梅仁耀似乎對老三這樣不清不楚的說法很是不滿。

  “就是那個支巴毛!(支巴毛,學術名稱為:「陰毛”,又有人稱它為〝QQ毛〞)”梅仁艾說道“三弟說的不錯,大哥,那個女的陰毛確實也太雜太亂些了,不如我們幫她給剃了!」

  梅仁耀說道“既然,老二、老三你們都這幺認為,我們就充當他一回理髮師幫她把毛給理平,理順了!」

  梅仁理豪氣干云說道“不要,你們要做什幺…”采潔驚恐地望著梅氏三兄弟,梅仁艾手正握著一把文具局常見的大把美工刀,亦步亦趨地向采潔走來。

  銀白色的刀鋒在燈光下閃耀著冷洌的刀光。

  梅仁艾隨手拔下自己的一根頭髮往刀鋒處一放。

  “波”一聲輕微再不能輕微的聲音后,頭髮應聲斷成兩截;梅仁艾似乎很滿意刀鋒的銳利度一般,開口向采潔說道:「乖乖地不要亂動,我怕一不小心要是割壞了你那里就不太好了,你說是不是啊?不過你放心我也不是第一次剃毛了,記得上一次殺豬后我可是把那頭豬的毛當剃的乾乾凈凈地!」不說還好,梅仁艾這幺一說,嚇的采潔整個身子抖的篩子一樣,拿颳豬毛跟自己比,那個地方可是說是無比的細嫩,當初就是怕一不小心給颳傷了,所以才任它恣意地生長,可沒想到今天卻要被一只〝老鼠〞給剃毛,重點是-

  -這頭人型鼠?抑或是鼠形人?還拿把美工刀來幫自己給剃毛,這個怨向誰吐去,這個苦向誰述去。

  采潔只能無力看著銀色刀鋒向下劃去。

  “媽你個B,叫你不要動你還動,你看這不流血了”梅仁艾氣憤說道。

  下刀時,當刀鋒碰到采潔的外陰戶瞬間,采潔心這幺一慌,身體這幺一抖,銳利的刀鋒立即劃破了嬌女敕的皮膚,形成一個細細長長的傷痕。

  汨汨鮮血從外陰戶的傷口流出,殘留淫蜜的氣味加上現今鮮血的腥味,構成了一股引發人深層慾望的氣味,難怪有人說:「性與鮮血,是最能吸引男人的兩件東西。」

  冰冷的刀鋒每次貼近嬌女敕的蜜脣時,采潔發現自己的花徑內好像有一股熱流快要涌出般的錯覺。

  不能可能吧!莫非自己真是個淫賤的女人,連被人這樣粗糙的手法颳毛都會產生快感。

  錯覺!這一定是錯覺!!

  采潔一次又一次在心靈提醒著自己。

  可是下體陣陣的舒麻感反應著這并非錯覺。

  每當刀鋒一離開蜜脣之際,采潔卻在心中暗自期昐著下次到來,火燒般的下體似乎只能靠冰冷的刀鋒來稍稍平息。

  “媽你個B,總算給颳乾凈了!我現在才發現幫女人颳毛比幫豬颳毛還要累!

  !」

  老三梅仁艾手擦著額頭上的汗嘴巴嘟嘟嚷嚷說道。

  幫采潔颳毛時,他可是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深怕一個不小心手這幺一劃,情人節的活動就要就止打住了。

  “三弟,你這叫颳乾凈?你瞧這一根是什幺!」梅仁耀隨手拔起一根殘留在內陰脣上的QQ毛。

  這一拔可把采潔痛的連淚都飆出來,這滋味如何恐只有個中人才能體會了。

  看到采潔面露痛苦表情,豆大般的淚珠在眼角中轉啊轉的,梅仁耀興緻更高了,可以說是一出手一個準,把把都都有收獲。

  采潔心中暗暗叫苦,怎幺遇這三個渾家伙,簡直把別人痛苦看做自己的樂趣般!揪心刺骨的疼痛,令采潔眼角不禁落下兩行清淚。

  “三弟你看,還是二哥心細吧!這樣才可以叫乾凈嘛!」老二梅仁耀一臉得意看著老三梅仁艾。

  此時采潔的陰戶可說是〝寸草不生“光滑地一片,像是剛剛蒸熟出爐的鏝頭般飽滿而圓潤,中間那個細縫愈發更加地迷人,裂縫中絲絲的淫蜜在燈光下反射出誘人的光采。

  少去漆黑茂盛的黑森林的遮蔽,多了一分出水芺蓉的美感。

  采潔的陰戶不像少女般呈現粉紅色的光澤,也非成熟少婦中那樣的暗沉紅,要怎幺形容這顏色呢!應該只能用贊美生命的活力紅來形容,少了少女的青澀,除去了少婦的風霜,在采潔身上見到的是二十歲女孩的活力與熱情。

  感受著下體涼颼颼一片,采潔心里又是羞惱又是興奮著。

  羞惱著這回可真的是給人徹徹底底給看個精光了,就連都羞人的蜜豆都曝露在三人的目光中。

  興奮的是:在他們三人直條條淫邪的目光中,采潔也可能輕易地感受他們對自己肉體的那份渴望!女人總有虛榮一面,不管對方是否為自己喜歡的類型,一想到自己的肉體被三個陌生的男生盯著看,一想眼前這三個男人所流露出的慾望,無疑是對自己肉體最大贊美。

  想到這里一股熱流又從花徑的深處向外冒出!不要這樣地看著我,我會融化的,不要這樣地看著我!我會融化!采潔心中無力哪喊著。

  第五章

  好學不倦三兄弟“二弟,三弟,你們看這是什幺東西啊!!」大哥梅仁理神祕地往背后拿出一個閃耀著銀色光芒的好東西“哇!大哥這個好東西你是從那里得到的啊!」

  二哥梅仁耀眼中閃著光芒說道“大哥!大哥!走快點!走快點!趕緊拿去試試,讓我們三兄哥一起開開眼界!」

  老三梅仁艾推著梅仁理向采潔走去!“不要,不要……”此時采潔被固在定一個類似內診臺的椅具之上,雙手被一個皮革製的手銬固定在椅具上方的固定架上,雙腳也分別被銬在椅子下方的兩端扣環,兩腿并非平直伸張著,而且像蹲姿一般被人固定著,呈現出地又是另一番景色的M字形,看著梅仁理一步步走來,雖早有心理準備但乃不免驚恐發出聲來。

  采潔整個頭搖的像是波浪鼓般似的,掙扎扭動著床臺吱吱作響仍改變不了即將到來的命運冰冷的鴨嘴在碰到采潔的淫唇那剎那;采潔一個想法是:好冰。

  沒法,一件是金屬不是生命的東西,在攝氏八度的氣溫底下,不冰才有鬼!隨著鴨嘴一點一滴的侵入時,采潔第二個想法:好冰哦~。

  腔內的軟肉似乎感受不明物體的侵入,死命地想籍由肌肉的推擠把不明物體給排除在外,但事情真能如愿嗎?梅仁理也感受到采潔內部軟肉正在作的無語的抵抗,手指加緊力道向前送去!“啊……”采潔嚶口一張,一聲情慾的叫聲在這密室內聽的是一清二楚,不知是剛剛一頂剛好頂到了采潔的敏感點上,還是花徑中被塞的滿滿的發出來的滿意的叫聲,這個謎底恐怕也只有采潔才能明了了。

  “大哥,這樣看不到什幺東西,再大點,大點”老二梅仁耀催促著“二哥說的對,再大點大點!這樣才看的清楚”老三梅仁艾附和道“好,就大點大點”梅仁理把手中的〝鴨嘴〞,一點一滴的張大。

  隨著鴨嘴慢慢的擴大,采潔覺得花徑內好似快要被撕裂般,她可以感受自己內部的女敕肉在無助哀嗚著,豆大的汗珠正一滴又一滴從采潔身上滴落,痛的采潔是青筋直冒,痛的采潔是咬碎銀牙。

  “不行,會壞掉的……”“不行,這樣會裂開的…”“啊‥不要…;住手…住手……太大了……妹妹會壞掉的…………”采潔一聲聲無力的哪喊,非但不能阻止梅氏三兄弟的舉動,反而更助加梅氏三兄弟的舉動。

  采潔哭叫哪喊著,采潔面色慘白著,采潔誠心呼喊著希望能有一個英雄來救自己脫開這水深火熱的地獄之中。

  這故事要是發在一般的地方,英雄真會如采潔所想一般,穿著金甲圣衣,腳踏七色彩云前來救她;但是……很不幸地的這不是一般的故事,這是發生在風月大陸的故事“媽你個B,又暈了!大哥,這女生會不會太容易就暈了!!」老三梅仁艾忿忿不平說道。

  “大哥,要再拿水潑醒她嗎?」

  老二梅仁耀問道“老用潑水,你們不覺得無趣嗎?」老大梅仁理露出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看著梅仁耀、梅仁艾“大哥,要怎樣你也給個主意總不能這樣耗著浪費時間,你說對不?」老三梅仁艾等著不耐煩說道“老三,我記得冰箱內不是還有滿多用剩的冰塊不是嗎?」

  老大梅仁理絲條慢理地說道

  “有冰塊又怎了大哥,你無緣無故要冰塊做什幺?」老三梅仁艾不解撓撓了頭問道。

  老二梅仁耀挑了挑眉,一張肥臉淫笑問道:「莫非大哥是打算來個冰凍水蛙的戲碼”老三梅仁艾這才恍然大悟,連忙跑到冰箱冷藏庫中取出冰塊,用透明的玻璃置冰瓶裝著屁顛屁顛跑到梅仁理的面前。

  “不如來玩個小游戲。

  二弟、三弟,我們每人各拿出一件寶貝來打個賭,看她會在誰手中醒過來!敢不敢賭啊?二弟,三弟。」

  梅仁理看著兩個弟弟說道老二梅仁耀拍了拍不算〝腰〞的腰,一陣肥肉亂顫后笑道:「賭就賭了唄!!」

  老三梅仁艾也不落人后說道:「既然大哥、二哥有此雅興,三弟我奉陪到底了。

  不過先說好了:每人一次只能放一塊,五秒后那女人沒醒來再換下一個人,行不?」

  “就照三弟說的辦,老二你有沒有意見?」

  “沒有意見!大哥、三弟誰先來?」

  “我先來好了,二弟,三弟可有意見?」

  “沒有意見,大哥你先請吧!」

  “二哥都沒意見了,當然我也不會有意見,開始吧!大哥”梅仁理用調酒夾夾起一顆份量不算小的冰塊,往〝鴨口〞開口處一放,鏘鏘的金屬碰撞聲迴蕩著,不一會功夫就消失在神祕的肉穴之中。

  “沒醒大哥,換我了,看我挑塊大的”老二梅仁耀用著夾子在置冰瓶中東翻西找著,找尋著一顆夠〝份量〞的,來贏得這次的比賽。

  鏘鏘的金屬碰撞聲迴蕩著,不一會功夫又消失在神祕的肉穴之中。

  “娘親的邪門,都丟了快要三、四十塊的冰塊,這女的怎幺還沒醒過來”老二梅仁耀說道。

  采潔此時陰戶已呈現一種病態的白,好似凍傷,血液不通的慘白色!鴨嘴傳來絲絲冒著寒氣。

  “呃……哦………啊………”采潔終于醒過來了,第一個反應就是冷,這冷好像是從體內所發的!第二個反應就是那里好像不是自己的似乎感受不到它的存在般,因已經凍僵。

  第三個反應就是疼,隨著自己的甦醒體溫逐漸的上升,那里總算有感覺了,可是感覺是疼!死命地疼!像是被千把刀子猛颳著自己女敕肉的?!

  采潔心一橫,想說這樣活著還不死好了,張口欲咬舌自盡……

【完】